• 作者:克絲汀.畢夏
  • 原文作者:K. J. Bishop
  • 譯者:周沛郁
  • 出版社:馥林文化
  • 圖片來源:博客來

  故事一開始,蘿鄔來到荒野小鎮上,在空無一人的路上,空氣中混雜著細沙,走進一間酒吧裡,屋內有四名大漢,其中一名男子葛溫與蘿鄔是舊識,當蘿鄔步出酒吧,槍聲便響起,碰~碰~碰,葛溫冷酷的將三名醉漢殺死,故事到這裡讓我有種美國西部拓荒的感覺,此時我已認定葛溫就是本書的荒野英雄,讀下去才發現,這兩名主角其實是被追殺的革命軍,起初的確是想當英雄,卻因為革命不成,成了賞金獵人的獵物,過著流亡的生活。

  葛溫是個冷血殺手,凡走過必留下屍體,殺人理由時常薄弱至極,身為醫生的蘿鄔,則是延路救人,這次兩人的會面,讓彼此暫得一點心靈慰藉,這是長久以來的孤寂所產生的渴望,反差極大的兩人在這漫長、無望的旅途上,一步步的帶領我走向虛實不分的奇幻世界,起因則是來自於一幅蝕刻版畫(書封由來),畫裡的人面獅身獸與蛇怪,詭異又迷人,更讓葛溫意外的是這幅蝕刻版畫上,竟有自己的身影,但作者貝絲不是他認識的人,這勾起了他的好奇,開始尋找此人的下落。

  貝絲宛如魔幻的化身,「藝術是有意識地創造神秘現象」身為畫家的他,畫的是無限可能,看似荒謬古怪的畫,卻注入自己的意識、內心的渴望,這讓我想起幾年前去看過的一場畫展,以現實與非現實的交叉手法呈現,排列出詭異科幻的畫面,這與貝絲的畫有異曲同工之妙,尤其作者將畫的內容細膩描述出來時,那景像立刻清晰的活躍在我的腦海中。

  以葛溫的角度去解讀不可信的幻象,猜測的是貝絲的想法、意圖,那種感覺就像站在一幅畫前,猜測畫家在畫中想表達的是何種意義是一樣的,這點真的很特別,宛如自己已身在書中、畫中,走過阿沙漠尤城,看著人面獸對我微笑,蛇怪對我吐著舌信挑釁,肉慾嘉年華裡人們展現性的渴望及嘲諷,以及哀淒無奈的長花男子,正當我陷在魔幻情節時,葛溫卻遊走在冷血的黑幫裡,做盡無數壞事,蘿鄔則是不斷面對窮苦人家的傷亡,以及這腐敗世界下,病變漫延所產生的畸胎,都再再提醒讀者,這世界是如何的荒寂,良知與道德的存在,是多麼的薄弱,這是個被神遺棄的世界,就連神父也沉淪了。

  這是一本有別於我 以往讀過的奇幻小說,雖然有魔幻的成份在裡面,卻能帶出藝術的氛圍,將虛構的想像融入在文字中,給予讀者無限想像空間,對愛看電影的我而言,這本書雖以荒蕪的沙漠為背景,感覺像是西部拓荒,但這趟旅程有公路電影的味道,透視出人性的疏離,反應出主角們內心情感的衝突,整個情感、藝術的張力十足,讓人經由書中的角色、情節勾出自我的想法,結局的安排,更是讓人不斷咀嚼回味,是本極具深度的奇幻小說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琥珀色的月亮LUNA 的頭像
琥珀色的月亮LUNA

LUNA的一字一句

琥珀色的月亮L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