純真之書.JPG 

作者:崔西.雪佛蘭

出版社:皇冠

  傑姆一家人,隨著父親來到都市倫敦,擔任馬戲團裡的工匠,在這裡他認識了梅格,即使對於梅格某些行為不認同,卻還是喜歡與她為伴,心底也悄悄的萌生愛慕之情,此時的倫敦瀰漫著愛國熱,戰場不在這裡,卻波及了每個人,鄰居布萊克因為支持法國大革命,被視為激進份子,只有傑姆和梅格願意接近他們,孩子們透過布萊克學到了許多真理,而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每件事,都成為了推進他們成長的每一步。

  故事裡的威廉.布萊克,在歷史上是真有其人,是十八世紀英國浪漫主義畫家、詩人、雕刻家,所以不時會在書中讀到布萊克的詩作,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布萊克與傑姆、梅格討論的「對立」問題,我記得我國中時,也曾像傑姆一樣,對於「對立」感到疑惑,但對立不一定是平行相對的,對立也是有交界處的,不是只有黑與白,這中間仍有灰色地帶,而一個人也不是只有好壞之分。

  以前讀二專時,國文老師說過一件真實事件,一位刺龍刺鳳的青少年小混混,每次上車就罷佔博愛座,遇到老人、小孩都當沒看到,而他的工作就是擔任恐嚇取財的幫派小弟,有次他與朋友去唱KTV,唱到一半發生了火災,此時大家都急著往外跑,只有他衝去打開每一家包廂,叫其他人快點離開,之後他也跟著跑出來,卻聽到有女生的尖叫聲,二話不說就衝進了火場去救人,試問這樣的人,在火災之前是人人害怕的小混混,在火災發生時卻成了大英雄,此時該把他貼上好人,還是壞人的標籤?

  很多事情是一體兩面的,人與物也是如此,鄉下來的傑姆一定代表了純真?每天打探別人隱私,偶爾偷東西的梅格就一定是世故?一個問題、兩本著名詩作,成了整個故事的基調,時不時會看到對立的情況,作者也藉此展現歷史詩人布萊克的思想與心靈的一面,不畏懼惡勢力、堅持自己的信念,而濃濃的十八世紀倫敦氛圍,讓人讀來特別有味道,最後的結局俏皮可愛,從純真到世故,再到純真,我想世上沒有所謂的真正對立吧!


http://www.wikilib.com/images/thumb/0/00/William_Blake_by_Thomas_Phillips.jpg/180px-William_Blake_by_Thomas_Phillips.jpg

  不知道布萊克是誰嗎?看看這段詩句,你就會知道了。“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,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, Hold Infinite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”,透過一粒沙子可以看到一個世界,在一朵野花中存在著整個的天際,將無窮握在掌股之中,一個瞬間即是那永恆。 -威廉.布萊克

這裡有布萊克的畫作:

http://life.fhl.net/Art/main03/01.htm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琥珀色的月亮LUNA 的頭像
琥珀色的月亮LUNA

LUNA的一字一句

琥珀色的月亮LU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